返回

欠干的骚货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jsziboLan.net
     欠干的骚货 (第1/3页)
    

   皇长孙人小,但心事很多,因为身边能用之人很少,所以他一直想将李凯培养成自己的心腹,如此一来,他对李凯的要求便很高,搞得李凯心惊胆战的。

   好在每日还能跟如意说说话,解解闷。

   如意瞧着李凯被太阳晒得微红的坚毅脸庞,嘴角微微翘起,用帕子帮他擦拭额头的细汗。

   李凯头一次和姑娘如此接触,一时间僵在原地,磕磕绊绊的叫道:“如意……你……”

   如意大大方方的笑着:“李大哥,你慢慢说,瞧你这满头的汗。”

   李凯听着如意关切的话,心中一阵甜蜜,想了想开口问道:“如意,你还有一年便可出宫,那到时候会找个人成亲吗?”

   如意迟疑了一下,这个一年后便出宫的事情,是她随意瞎诹的,她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区区皇宫,还拦不住她。

   既然李凯如此问,如意便继续说:“嗯,会,哪个姑娘不想找个好归宿呢?”

   “是吗?你也想找吗?那你看我怎样?”李凯一脸真诚。

   “李大哥,别开玩笑了,如意只是宫女,哪里配的上您?您这样的栋梁之才,将来定是要做大官的,哪家闺秀都能娶。”如意装作羞涩的样子,别开眼低声说道。

   李凯十分激动,抓住如意的手:“如意,你别这样妄自菲薄,在我看来,你就是世上最好的姑娘,而且,我现在做的事情很是冒险,日后未必就能做大官,所以我想回祖籍做个田舍翁,安心度日,你可愿意?”

   如意垂下眼睛,冷冷的拒绝:“李大人,如意从未有过这种奢想,恕不能答应您的提亲。”

   李凯摸了摸脑袋:“对不住了,如意,是我莽撞了,你说你家中没长辈了,我想着我家中也没有长辈,所以才会贸然开口,你放心,我会等着你离宫那日,找人上门提亲的。”

   如意没有说话,内心已经快吐血了。

   接触李凯,是因为楚文萱传进来消息,说李凯这个人,是一个很有才的人,可能会遭太子的毒手,或者被太子连累,让如意帮忙照看,不要让李凯折损。

   如意本着这个想法,才跟李凯接触的,谁知如今李凯却直接跟她表达,可她这样的身份,哪里适合跟李凯谈婚论嫁呢?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还有个换脸的绝技,大不了直接换一张脸,绝了李凯的念想罢了。

   如意一直沉默,李凯便有些难受了,他憨憨的笑了笑,“如意妹子,是大哥我太莽撞了,你别往心里去,我们二人认识时间也不算长,是该多些了解的,我忽然想起手头还有点事儿,就先走一步了。”

   李凯提出要走,如意也没有挽留,他的脚步有些许踉跄。

   出了宫,李凯跟皇长孙的车架相遇,便被邀请上车。

   皇长孙见李凯神色不大自然,便问:“先生那边发生了何事?”

   李凯忙摇头,本欲说无事,但想到皇长孙多疑的性子,便说:“臣只是想到殿下您如今的局面很是尴尬,只要太子活着一日,你就一日不能出头。”

   “怎么说?”皇长孙眼皮未掀,盯着李凯问道。

   其实他心里早就有这个想法,但他是太子的亲子,有些还是由别人来说的好。

   李凯便道:“太子谋逆不成,被皇上圈禁,如此一来,便打上了乱臣贼子的名号,而小殿下您,是乱臣贼子的儿子,这个名号始终不好听,而且也得不到重用,若是太子殿下没了,您就是遗孤,皇上必定会怜惜殿下几分,到时只怕殿下会由皇上亲自教导。”

   “何以见得?”皇长孙问。

   “就凭皇上准殿下随意出入东宫,进入皇宫,就可以说明皇上对您很是满意,只是不满太子殿下罢了。”李凯说到了皇长孙的心坎里,被许以赞叹的眼神。

   “李卿说的不错,本殿会考虑考虑的。”皇长孙轻飘飘的说了这么一句,马车辘辘朝着东宫驶去。

   李凯其实只是想挑拨太子和皇长孙的关系罢了,至于皇上为何留下皇长孙,他不清楚,也不想清楚,与他无关,不管皇上如何看重皇长孙,他都有手段让皇上厌恶皇长孙。

   一时间,马车中静可闻针落,主仆二人各怀心思相对而坐。

   直到进了东宫的大门,李凯下了马车,发现皇长孙眼神比从前更加坚毅,他便暗道一声不妙,同时也有些期待皇长孙究竟会做出怎样的决定。

   皇长孙沿着抄手游廊一路走到太子书房,转身对李凯说:“我先进去。”

   李凯手心冒汗,点点头:“是,殿下。”

   太子正在写信,看见皇长孙进来,便说:“你来的正好,今日帮我把这封书信递给金将军,他欠我一个人情……”

   “好,父王,儿臣会将这封信递给金将军的,只是儿臣有件事情想拜托父王。”皇长孙嘴角噙着淡笑,放在背后的手有些许颤抖。

   “什么事,你直说。”太子停下笔,抬头看着皇长孙。

   皇长孙笑了笑,“还请父王赴死!”

   “什么?”太子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可置信的瞪着皇长孙。

   “没错,请父王赴死,父王活着就是最大的阻碍,只要你活着一日,东宫就永远没有出头之日,皇爷爷看重我,但有你这个污点在,我永远都无法名正言顺,所以,父王,你活着,是很多人的累赘。”皇长孙还十分稚嫩,就连嘴角的胡渣都只是绒毛,可他说出的话却是如此无情。

   太子听了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手颤抖着,墨汁嗒嗒的滴下,将那封书信晕染的一塌糊涂。

   “难道这就是报应吗?我为了那个位置不惜对我的父皇下手,没想到我的儿子为了我的位置也会对我下手,果然是报应了。”太子喃喃说道,眼中满是不甘。

   皇长孙知道太子是不会轻易赴死的,他飞快的从靴筒中抽出一个匕首,朝着太子冲过去。

   这些年,太子沉浸酒色,身子早就被掏空,自然不比小孩子矫健,他飞快拉动书桌旁的一根绳子。

   这绳子一动,铃声响起,皇长孙的匕首也刺穿了他的心脏。

   太子微胖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皇长孙的脸上溅满血珠,表情凶狠,像是地狱罗刹一般。

   金铃的响声传到了太子妃的宫殿,这是她和太子的约定,若是太子在书房遇见危险,便可拉动这金铃。

   她趿着鞋,一路小跑过来,恰好瞧见皇长孙正在擦拭匕首上的血,太子倒在血泊中。

   太子妃尖叫出声:“你做什么?你竟然杀了你的父王,你这个逆子。”

   她瞧见太子倒在地上,已经全然崩溃,冲过去甩了皇长孙一巴掌,“逆子,你等着受死吧。”

   皇长孙被打偏了脑袋,看向太子妃:“母妃,他死了不是更好吗?这样弟弟们就可以出这个高墙了,你相信我,一定会让你恢复往日的荣耀。”

   “啪”又是一巴掌,太子妃冷漠的看了皇长孙一眼,“谁稀罕你这个弑父的凶手带来的荣耀?”

   那冷漠的眼神,就像是刀子一样,在皇长孙的心间划开一道伤口,他颤抖着双手,瞧着扑在太子怀中惨叫不停的太子妃,不禁再次问出口:“母妃,你当真觉着儿臣做错了吗?”

   太子妃咆哮着说道:“本宫在这里起誓,一定会揭发你的,你这辈子都做不了皇帝。”

   “他就这么好吗?可他明明总是让你掉眼泪……”皇长孙喃喃说道。

   “太子哥哥是天底下最好的人,你们都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你还我太子哥哥……”太子妃来撕扯皇长孙。

   皇长孙舍不得对自己敬爱的母妃动手,被推倒在地上,表情依旧淡淡的,直到太子妃拿了一个巨大的花瓶要朝着他的脑袋砸下来。

   他终于明白了,在母妃的心中,永远只有她的父王,她所想要的一切只有父王能给,既然如此,不如送他们团聚吧……

   就在那巨大的花瓶落下之际,皇长孙暴起,将那锋利的匕首插入了太子妃的胸前。

   太子妃震愕,“你……”

   “母妃,既然你这么想念他,那就随他去吧。”皇长孙淡淡的说道,将匕首递到太子妃的手中,毫不慌乱的制造出两人双双殉情的场景。

   李凯坐在凉亭中,听着里面的动静,直到瞧见浑身是血的皇长孙走了出来,他便知道太子没了,他的仇人死了。

   可他真的痛快了吗?

   李凯不知道,表情木木的。只听皇长孙说:“父王和母妃双双殉情,本殿这就进宫报丧。”

   听见这话,李凯瞳孔微缩,着实没有想到皇长孙如此心狠,连其母都下得去手。

   皇长孙进宫报丧,李凯的心中却充满了浓浓的内疚,虽然皇长孙对太子动手,是自己挑拨的结果,但他若是没有这个想法,不可能因为自己的只言片语,便动手。

   只能说明他早就有了这个想法。

   只是可怜太子妃受到连累,李凯很是内疚,认为是自己连累了太子妃,想了想,还是不愿意让皇长孙如此阴毒的人逍遥法外,他知道皇上在东宫中安插了不少眼线,便设计让那些眼线知晓太子和太子妃的死亡并不是意外。

   等到皇长孙进宫,皇上已经收到了消息,得知太子是被眼前这个看起来温顺无害的孩子毒杀的。

   他的内心很是惊讶,着实没有想到这个孩子竟然如此狠辣。

   可他又觉着太子如此,不过是自食其果,让他的心中舒坦了不少,他不只是太子一个儿子,但只有太子给他下毒,没有把他当做父亲,那他也不必顾念两人的父子之情。

   等到皇长孙说完话,痛哭流涕的时候,皇上心中有股浓浓的疲倦,仿佛瞬间便厌倦了这皇家尔虞我诈,对跪在地上的皇长孙说:“你别哭了,事情究竟是怎样的,朕已经完全知晓了,你这孩子,着实够狠辣的,能亲手杀了你的父王,这是朕所没有想到的,其实,朕当时圈起东宫,却放你一人自由,未免没有试探的意思。”

   什么?皇长孙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皇爷爷说什么?试探他?已经知道了他杀了自己的父母?

   皇长孙还要辩解,只见皇上摆摆手:“好了,不必再说了,来人,将皇长孙带下去。”

   第二日,宫里便传出消息,东宫之中,太子和太子妃、皇长孙三人暴毙。

   说是暴毙,众人已经开始猜测去世的真正原因,楚文萱听了如意的汇报,自然知道这其中的缘由,只是感叹太子汲汲营营一辈子,到头来却死在自己孩子手中,这也算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吧。、

   更让她心寒的是皇上,她早就猜测皇上留下皇长孙的目的不单纯,只是没想到皇上竟然是为了让他们父子反目。

   如此也算是对太子最大的报复了吧,不知太子死之前可有片刻的后悔,后悔当初给皇上下毒。

   太子这个大树倒塌,依附他的那些人鸟兽聚散,不少势力被澄远吸收掉,还有部分被二皇子招揽走。

   皇上发现澄远一家独大,有些心烦,便命人给宋长庚下敕令,让他快点结束战斗,早日班师回朝。

   楚文萱收到消息,不免冷笑,痛恨皇上再次将宋长庚当做利刃。

   李凯报仇雪恨,心情爽朗,进宫找到如意,再次跟如此提出成亲一事,因为太子死了,他也准备返乡了,所以最后一次来找如意。

   如意见他如此真诚,心生难过,便将欢妃那张脸露了出来,李凯大惊她的变脸绝活,更是觉着这张脸极为眼熟。

   如意笑了笑,“不知大人可否听说过欢妃?”

   “听过,你这是?”

   “不瞒大人,我曾用这张脸,做过一段时间的欢妃,所以,大人我们是没有可能在一起的,还请大人早日返乡,别因为如意耽误了时机,如意实话告诉你吧,这京城要变天了,再不走,恐怕就走不掉了。”

   如意笑吟吟的说道,灿烂的笑容掩盖了眼珠里的水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jsziboLan.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