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真实性故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jsziboLan.net
     真实性故事 (第1/3页)
    

世界很静,好像没了声音,满眼都是扎眼的红色。他好像在水里,不能呼吸,视线渐渐模糊。他只感觉很烫,火辣辣的烫。一只手把他捞了出来,轻轻一点:“你倒是得了机缘,算了,帮你一把吧。”

他浑浑噩噩的顺着河流,不知道飘到了哪里,只记得两岸开满了红色的叫不出名字的花,像手爪一样大朵大朵的张开。

他猛地惊醒,眼前还是熟悉的一切。怎么突然做这么诡异的梦了,定是近日忧思过甚的缘故。

月光如水,迟雨落独自一人坐在药园里的凉亭,自斟自饮。微风吹拂,百花争艳。翕走过去给她披了件衣裳。

“什么是正邪,什么是善恶,什么是对错?”迟雨落突然问他。

他想了想答道:“自在人心,问心无愧,回看不悔足矣。”

迟雨落看了看月亮,握紧手里的茶杯,叹道,“只是,你知道,纵然我神器在手,也总有想救却救不了的人。这世上,总有想活却活不下去的人。”

她的语气那么平静,却又那么忧伤。

“小姐怎么突然感伤起来了,可是有什么烦心事?”每当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坐在亭子里看月亮。

“你来听雨阁,七年了吧。”迟雨落却没再说下去。

“是。”

“那日我问你,你相信这世上有冥界吗,你说你信。那,你相信,这世上有所谓的神吗?”

“既有冥,也该有神吧。”

“世人有什么事,总喜欢求神明庇佑。只是他们真的庇佑的了吗,为何这世上还有那么多好人死于非命,还有那么多祸害好端端的活着?”

“有也好,没有也罢……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只怕在他们眼里,天地万物都是一样的。”

她噗的一下笑出来了,话里带着平日没有的凶狠和决绝:“是啊,这世上,就算有神,他们的眼睛也是瞎的。”

他有些不放心的唤道:“小姐?”

“日子到了。”迟雨落放下茶杯,好像松了一口气,多年的夙愿将要实现,“南卿出关了,是时候找迟家算总账了。”

迟雨落下令,围攻迟家。当年的旧账,终于到了该算的时候。那日,迟雨落上了淡妆,踏出听雨阁。他的父亲,迟家家主,端坐于大堂。尸体七零八落的倒在地上,都是昔日熟悉的身影。迟雨落毫不在意的踩着血,走了过去,笑得妖艳:“父亲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端着架子。”

“逆子,当初便该直接杀了你。”迟家家主冷冷的说,椅子上攥出一个手印。

“怪我?”迟雨落嗤笑了声,冷眼看着四周:“我当日,满脑子想着,怎么让您开心,怎么为迟家争光,我努力习武,师傅们都夸我有天赋,您也是。可您亲手毁了我,在您眼里,没有亲情,没有儿女,有的只是迟家的兴衰,哪怕只是一丁点的火星,也要掐灭在摇篮里。可您看,您带领的迟家,将要覆灭却无人肯相助。您只会怪别人,怎么不想想您自己?这一切可都是拜迟家主所赐,若是当年你不做的那么绝,怎会有今日之祸?您说,我勾结鬼域,我便勾结给您看,您信,我会覆灭迟家,我便灭给您看。纵然我一点功力都没有,纵然我是个废人,我也依旧能做到,这便是您所相信的,命数。”

“是吗?”迟家主冷笑,突然飞身而起,剑指着她的脖子,“但你依旧是废人,我要杀你,易如反掌。”

“那试试看啊。”迟雨落眼神骤然变冷,剑尖近了半分,一滴血滴在地上,剑被打开。

“还请小姐莫再贪玩。”翕拿着竹箫,有些无奈,“若是我晚了半分……”

“你不会晚,我也不会死。”迟雨落肯定的说道,“帮我,杀了他吧。”

“你敢杀我?”迟家主好像有恃无恐,冷笑道,“我死了,她也好不到哪去。”

“住手!”门外有人急声道。那是个老者,风仙道骨,一身道袍,翕眼神一凝,迟雨落道,“杀了。”

竹箫出手,再无回头,一把折扇拦住了他。那老者痛心疾首:“那怎么说,都是你父亲。你再怎么恨他,不至要他性命。”

翕错愕的看着沈灼,他怎么来了,而且还一脸严肃,站到了他们对面。

“我如何恨他,先生不是我,便体会不到。”迟雨落淡漠的说,“翕,送灵修子先生出去。”

传说灵修子一向避世,怎么还能牵扯进来?

“你真要屠了迟家不成,就算当年你妹妹害你,其他人何辜?”那老者声泪俱下,指着外面血流成河,“你当真,要造此杀孽?”

“那我呢?我难道有罪?当日,那贱人污我,无一字可信,他们,无一人相帮。我本可登顶武道,仗剑天下,快意恩仇,却因先生一句此女不详,恐迟家早晚会覆灭于其手,便被废了经脉,日日只得活在他人庇护之下。他们几享受了迟家的荣宠,便该一同承受迟家的劫难。”她眼眶发红,两行清泪无声流下,忍了十几年的怨恨,终于在此时爆发出来,“若非亲身经历,便无感同身受这四个字,先生无权教导我,请回吧。”

“你这是自寻死路莫要一错再错!现在停手,或许来得及。”

“这是我的选择,我不悔。不灭迟家,寝食难安。”她缓缓转身,一字一句的说道,“翕,送先生出去。”

“然此女命中带煞,虽有贵人相助,亦活不过二十二。年轻人你现在帮她,就是在害她!”灵修子抓着翕的手臂,带着希冀的看着他,“现在停手,或许还有法子!”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迟雨落。小姐若有事,谁来救她?你给不了小姐未来。命数这东西只有一条,因为注定了你只能这么选。翎儿和南卿的话似在耳畔,他们也是一早就知道。他们不能阻止,也不能看着她踏入定好的命数,索性便不进来。

迟雨落看着沈灼,红着眼眶:“连你也要拦我?”

“你不该瞒着我。”沈灼痛心道,“我不能看着你死。”

“你有什么资格劝我!”迟雨落微怒道,“你根本不懂我,也不信我。”

翕走去她身边,她偏头看着他:“你呢,也要拦我?”

他摇摇头,看着沈灼:“你不让她报仇,她生不如死。”

“我已经看着你死过一次,不能再有第二次。”沈灼近乎哀求道,“收手吧,落儿,你放他一命,我把他囚禁起来让你永远看不见,和死了没什么两样。”

“我若执意,非要他死呢?”她倔强的看着他。

“落儿……”

迟雨落深吸一口气,平静道:“我不是她,你不过是为了你自己。你今日再拦我,我只当没认识过你。”

翕推开那把折扇:“沈先生,你不是小姐,无法替她做决定。”

百年世家,一朝覆灭。迟雨落带着翕,来到迟家密室。密室里,除了满墙的壁画和古籍,便是供着的一把剑。

“这密室,只有历代家主可以进来,据说藏着什么不得了的秘密。”迟雨落的手轻抚石壁,“迟家创立千年,经历了沧海桑田,若论史料,当无可比拟,你若是日后有什么疑惑,可来此查询。”

她这交代后事一般的语气让他没由来的心里发慌:“小姐,您……早就打算好了?这世上难道没有您再留恋的东西?”

“你觉得,还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她自嘲般的笑了笑,“听雨阁本就是他帮我建的,如今羽翼已丰,有没有我都可立足。我的丹方医术有了传承,你和翎儿,自保无虞,南卿……入魔已深,我救不了他,若日后有机缘,或许你可以渡他。”

“所以您,即便得了博山炉,也没想过要医自己?”

“我已荒废了一个十年,没有第二个十年让我继续浪费。与其费尽心力求那飘渺不定的奇迹,我情愿专心一道,无论在哪,都要做第一人。不必可怜我,也不必怨天道,我现在要什么有什么,比我可怜的人多的去了。”她站在供奉的神剑面前,“传言,此剑乃千年前,迟国铸剑师所铸,于迟国灭国之日剑成。迟国公主自感愧对于民,跳下剑炉。这剑,吸了人血,有了灵性,当不逊于血影。”迟雨落拔出剑,剑身光亮如镜,千年未锈。

剑身映出翕的身影,他道:“确实是不可多得的宝剑。”

“宝剑蒙尘,是最大的不幸。”迟雨落收起剑,递给翕,“以后,它就是你的了。”

他站在那里,没有接:“小姐,此剑,意义非凡,还是小姐自己收着。”若是传言是真,若是沈灼说的是真,即便她自己不愿承认,那这把剑,岂不是她自己的血肉所祭。

“东西是死的,没什么意义可言。那些没所谓的,不过是世人的悔意,强加于物件之上罢了。总沉溺于过去,便看不见明日。你该有佩剑了。”

“是。”他沉吟片刻,接过那柄剑。

迟雨落拿下了他的斗笠,衣襟如风划过,“承诺已兑,翕公子已死,你自由了,回去吧。我这,终归不是正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jsziboLan.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