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斗罗大陆小说4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jsziboLan.net
     斗罗大陆小说4 (第1/3页)
    

“怕什么!一个丫鬟出身的奴婢,也想和我争夺恩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楚兰溪说道,一旁抱怨的小丫鬟连忙跪了下来。

“王妃恕罪,奴婢只是怕殿下被夏姨娘给迷惑了。”丫鬟说道。

“我就不信了,我堂堂承思侯的嫡女,还怕他不成!”楚兰溪说道。

“王妃,依照殿下现在日日留宿在夏姨娘的房中的状况来看,我们只有一个办法,才能快速扭转局面。”一旁沉默许久的春桃开口说道。

“什么办法?”楚兰溪好奇地问道。

“只要王妃率先生下殿下的长子,日后任凭那夏姨娘和以后的正妃如何争宠,王妃都是铁打不动的长子生母。这一层关系,是谁也破坏不了的。日后等殿下登上皇位,再将王妃扶正,那王妃可就是嫡长子之母,我大梁第皇后啊。”春桃献计道。

“长子?这主意不错。可如今你也看到了,殿下被那小蹄子勾引,迷惑的三魂没了两魂,还对我产生嫌隙,我怎么让殿下留宿在我房中呢?”楚兰溪问道。

“王妃,奴婢知道一种药,无色无味,服下后会让人情欲大增。只要王妃想办法让殿下服下这种媚香,到时候,殿下别说不愿意进王妃的门,怕是进了门以后都不想出来了呢。”春桃笑着说道。

“这主意不错,既然有这种药,那便派人去买来吧。只是,这件事不要让别人知道,你亲自去办。”楚兰溪吩咐春桃道。

“是,王妃,奴婢一定王成任务。”春桃说完,便转身出门寻找这种媚香。

傍晚时分,春桃回府。一进大门,春桃便径直走进楚兰溪的房中。

“王妃,药买回来了。”春桃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纸包,递给楚兰溪。

楚兰溪打开纸包,春桃连忙提醒道:“王妃仔细些,这药闻到了就会产生药效。”

“这么厉害?你办事,我放心。”楚兰溪赞赏春桃道。

“谢王妃夸赞。只是这药拿回来了,殿下该怎么去请呢?”春桃疑惑地又发现一个问题。

“这有何难的。你直接去殿下书房,就说我找他有急事,我就不信殿下不来。”楚兰溪说道。

楚兰溪猜对了,如今正是争夺太子人选的关键时刻,萧启铭知道自己争取赵灵枢的希望十分眇茫,因此便不能失去已经有的承思侯的支持。所以即使之前的事情萧启铭都知道怎么一回事,他也绝对不会责备楚兰溪,更不会在楚兰溪说有要事的时候拒绝她。

所以当春桃来书房请萧启铭的时候,萧启铭也是思虑了一下边答应了:“好,本殿下一会儿便去。”

春桃领着萧启铭走到楚兰溪的房间,萧启铭刚进去,春桃便门从外面关上,自己亲自在外面守着。

萧启铭进了楚兰溪的房间,却没能直接见到楚兰溪。正疑惑着,忽然一阵香味飘来,萧启铭只觉得眼前一花,接着身着纱衣的楚兰溪从内室转了出来。

楚兰溪早已提前将春桃买来的媚香放进香炉之中,想着只有媚香或许不能让萧启铭立马动情,思考一番,又穿上一身轻薄的纱衣,配上她窈窕有型、凹凸有致的身材,和白嫩胜雪的肌肤,楚兰溪相信,天下没有哪一个男人能够熬得住。

果然,本就因为媚香而脑子昏沉的萧启铭在见到刻意对他卖弄性感的楚兰溪后,立马变得浑身绷紧,呼吸紧促。

“殿下。”楚兰溪满意的看着萧启铭眼睛一刻不离她,眼珠子都快吊在他身上了,更加袅袅地走到萧启铭的面前,仪态万千地行了个礼,声音婉转柔媚,让自己最勾人的那一面充分展现。

一听到这声音,萧启铭立马把持不住,一把上前搂住楚兰溪,将她紧紧抱在怀里,脸贴着楚兰溪 的脖子,不停地嗅着她身上的肌肤的香气,亲吻着她幼嫩的皮肤。

“殿下不要这样子。”楚兰溪一边假意躲闪着萧启铭的亲吻,一边娇嗔着说道。

“别和本王来这套欲迎还拒的戏码,这会儿由不得你拒绝。”萧启铭按住楚兰溪的头,粗粗的喘息了几下,然后重重的吻了下去。

楚兰溪见状也不再闪躲,双手向上搂住萧启铭的脖子,而萧启铭也箍着楚兰溪的细腰,两具身体越贴越近。

萧启铭察觉到楚兰溪的主动,用力将她抱起,摔在了床上,然后上身覆了上去。

那天晚上,由于媚药以及楚兰溪的穿着太过于性感,让萧启铭控制不住地要了她一晚上。

春桃守在房间外,房间里的呻吟声音时不时的传了出来,让春桃羞红了脸。

期间夏苓的丫鬟前来打探过消息,春桃也没拦着他,可那丫鬟只在门外,边晓得了里面到底在干什么,凉他有多少个胆子也不敢推门进去,不然别说不能为夏苓争夺到恩宠,自己还能不能活着都是个未知数。

第二天早晨,楚兰溪浑身酸疼地从睡梦中醒来,刚想要朝着以为还谁在她身边的萧启铭绽放一个笑脸,结果刚睁开眼睛,身旁却是空荡荡的被子。

楚兰溪拥着被子坐起来,还没有展开的笑脸硬生生地卡在了脸上,扬起的嘴角又压了下去,眉间已经变得阴翳。

“王妃,您醒了。”听见床上有动静,春桃连忙走上前来, 为楚兰溪掀开床帐,用串钩挂好。

“殿下什么时候走的?”楚兰溪坐在床上问。

“清晨的时候。他还嘱咐我们不要吵醒您呢。看来,殿下这次算是回心转意了。”春桃觉得萧启铭是怜惜楚兰溪才自行离开不叫楚兰溪的,因此脸上都是喜悦的笑容。

“殿下当然还是爱我的。”听见春桃的说法,楚兰溪这才放下心来,披衣下床,在春桃的伺候下开始穿衣梳洗打扮。

“楚兰溪那个贱人,敢用媚香困住殿下!”夏苓昨天等了萧启铭一晚上都没有等到,派冬雪去找萧启铭,等冬雪回来却说萧启铭在楚兰溪房间里。

“他们在干什么?”夏苓皱着眉头问。

“他们在……行房事。”冬雪也是个云英未嫁的黄花大闺女,让她直接说出来还是有些为难她了。

当即夏苓的脸色就变得奇臭无比,房间里的杯子能摔得都摔了。

冬雪害怕被别人知道,连忙跪下劝告夏苓道:“姨娘莫生气。如今殿下只是被他们不知道用了什么歪门邪道把殿下诱骗了过去,殿下心中还是宠爱您的。不如等明天殿下醒过来,明白了前因后果,那王妃自然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夏苓听冬雪所说有理,也就不再摔东西了,独自躺在床上生着闷气。

冬雪见安抚住了夏苓,也不敢再多说话,亲自拿着扫把将房中茶杯的碎片一一清扫干净,关上了门。

今日一早,冬雪从楚兰溪房里的某个丫鬟嘴里打听到昨晚楚兰溪是用媚香才让殿下情欲大动,立马跑回来对夏苓禀告道。

“姨娘,如今我们该怎么办?”冬雪问道。

可夏苓只是个丫鬟出身,字也不识多少,脑子简单,除了那些市井里的泼辣骂人话,什么也不知道,怎么能想出什么好的办法对付心思缜密的楚兰溪?

“姨娘,昨晚王妃不惜用媚香也要和殿下同房,奴婢猜测,王妃是想要怀孕,用子嗣栓住殿下,这样不仅殿下会重新对她恩宠,还能够母凭子贵,这样您和以后的正妃就谁都奈何不了她了。”冬雪见夏苓一直不说话,还以为她在想办法。

“那依你之见,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夏苓听着冬雪句句在理,一时间自己也没有了主心骨,只能将冬雪当做军事了。

“既然王妃想要用孩子大做文章,那何不姨娘也怀孕,抢先一步得到王妃想要的那些东西呢?”冬雪问道。

“可我最近也才来月事,这你又不是不知道。”夏苓焦躁的说。

“等这几天过去,姨娘想办法留住殿下,就会怀孕的。”冬雪说道。

夏苓听了只是,扶着额头,闭着眼睛淡淡的应了一声。事实上,她也担心自己就这么输了。先不说怀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就单是这些日子她来月事,无法服侍萧启铭,萧启铭必然不会再来他房里,这样楚兰溪就很容易先一步怀孕了。

果然第二天晚上,萧启铭依旧没有来夏苓房里。夏苓在房间里东等西等依旧连萧启铭半个人影都没有看见。

“冬雪,你去看看殿下在哪里,在做什么?”夏苓焦急的问道。

冬雪出了夏苓的院子,先去了萧启铭的书房,结果书房们大开着,萧启铭根本没有在里面。冬雪原地思考着,拔腿便朝着楚兰溪的院子走去。

一进院子,就看到房间门紧闭,而春桃正坐在房间外守着。两个丫鬟对视一眼,一个眼神得意,一个神色黯然,顿时双方什么都懂了。

冬雪灰溜溜地回到夏苓的院子,告诉她萧启铭在楚兰溪院子里,至于在做什么,夏苓这次倒也是没问。主仆俩看着对方,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我不甘心就这么输给楚兰溪那个贱人。你给我时刻关注着她的院子,一有什么动静就立刻过来向我禀告。”沉默许久,不甘心的夏苓站起身来,攥着拳头嘱咐冬雪道。

冬雪看着神色虽然悲戚,但依旧坚定的夏苓,定定的应了一声。

后来几天,冬雪没事就悄悄跑到楚兰溪的院子里,关注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由于媚香的药效,还有夏苓身上来了月事无法服侍,萧启铭只能去找楚兰溪。一连几天,楚兰溪都和萧启铭行房事,楚兰溪院子里的丫鬟一个个都眉笑颜开,当初被夏苓院子里的侍女打压的气焰顿时全回来了,而夏苓院子里的侍女自知理亏,一个个灰头土脸,遇到讽刺也不敢多说什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jsziboLan.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