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佬的小娇娇人设又崩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jsziboLan.net
     大佬的小娇娇人设又崩了 (第1/3页)
    

长孙景明看着拉着长孙思立已经下了车的叶泽轩,有些无奈。不过既然叶寻幽都没什么表示倒也没说什么,由着他去。

被叶泽轩拉走的长孙思立一直没有说话,似乎是感受到他情绪有些低落,叶泽轩轻轻揉了揉他的头,宽慰:“没事的额,小不点。哥这就陪你回去把这件事告诉云行兄,不用担心啊!”

其实,在长孙思立的心里他是隐隐觉得,长孙鹤扬知道这件事的,他现在的担忧与顾虑并不是长孙鹤扬不知道这件事,而是他害怕自己的猜想是真的。

若自己的猜想是真的,那叶泽轩会怎么想。叶寻幽对长孙鹤扬的喜欢是明晃晃的从从嘴角到眉梢,若是让叶泽轩知道叶寻幽的一片真心没能得到相应的回应,怕是他不像现在这般洒脱吧!

晃晃悠悠,走了许久。总算是到了尊逸王府。门童看见叶泽轩和长孙思立一大一小两个人,愣了愣,第一反应便是叶泽轩带着他们的小王爷长孙思立逃学了。

把门打开慌里慌张的便去同王管家通禀,“管家,管家,那叶小公子带着阿若逃学回来了。”

正说着,叶泽轩已经拉着长孙思立的手走了进来听到门童的描述,只觉得头上飞过无数只乌鸦。什么玩意儿?我带着小不点逃学了......

“诶,你别胡说啊!我俩是请假,光明正大的请假回来的。”

要不是王管家正站在旁边,叶泽轩保证能过去好好“议论”一番。

“行了,你下去吧。”

打发走门童,王管家才带着慈祥和蔼的笑,询问叶泽轩来王府做什么。

“我找云行兄有些事情想同他讲。”

叶泽轩的目光坚定清澈,与王管家对视这,表面十分镇定泰然自若,其实他心里早都已经受不住,十分忐忑。

要不是王管家,及时说:“那跟我来吧!”怕是叶泽轩都要承受不住她的炯炯目光了。

果然,王管家的微笑是叶泽轩见过最凶的微笑。

“云行兄!”

一直跟在王管家身后的叶泽轩,看见摇着碎银玩的长孙鹤扬,撒丫子就往他跟前奔。一向见到长孙鹤扬就激动不已的长孙思立,却是安静的一动不动。

“云行兄,我给你讲一件事儿。”说着叶泽轩倒是不客气,倚着长孙鹤扬仿佛没长骨头一般。

长孙鹤扬倒也是没嫌弃,就任由他这么倚着,一点王爷的架子都没有,任谁看了都觉得这俩人太过肆意。

王婆婆瞥了一眼叶泽轩,转身离去。眼里虽没有恶意,但却有些嫌弃。坐没个坐相,也不知道去学了些什么......

“你要同我说什么事儿?”

一提到这儿,叶泽轩立马坐正,眼睛里满是担忧:“你知道我跟小不点为什么回来了吗?”叶泽轩停顿了一下,保持了几秒神秘性。

然后,十分夸张的开口:“我阿姐给我请的假,后来老头连着小不点一起放了。你知道我阿姐为什么要给我请假吗?”又是故作神秘的停顿。

面对这种叙事方式,长孙鹤扬揉了揉额角,他真的很想一颗碎银把叶泽轩嘣死。

“阿泽,你要在这么磨磨唧唧不说重点,我就让王婆婆跟你沟通一下。”

没有回答叶泽轩提出来的问题,长孙鹤扬只是轻描淡写地开口说了这么一句。听到这话,叶泽轩朝着长孙鹤扬露出了一个标准的八颗牙的假笑。

“你的新娘要成亲了,新郎却不是你。”

出于报复心理,叶泽轩特地把我阿姐要成亲了,说成你的新娘。

本来对于长孙景明与叶寻幽三日后要成亲的事,长孙鹤扬就觉得心烦意乱耿耿于怀。谁知道,经叶泽轩这样一描述,长孙鹤扬就觉得心里窝火的很。

“王婆婆!”

“哥!哥!我错了!我错了!”

看到长孙鹤扬黑着脸叫王管家,叶泽轩腿一软,差点没吓跪地上,连忙扒着长孙鹤扬的胳膊道歉。

应声王管家缓缓而来,长孙鹤扬扫了一眼叶泽轩一脸讨好的样子,烦躁瘪了瘪嘴。摆了摆手示意王管家先回去了。

“云行兄,这事我也是刚知道。在车上小不点问我阿姐,你知不知道她要成亲这件事。”

听到这儿,长孙鹤扬心中一顿,看着叶泽轩这般兴冲冲的样子。不难猜出叶寻幽或许说的是“不知道”!

“我阿姐说不知道!”

但是真的听到叶泽轩说出口,长孙鹤扬心口真的一沉,泛着酸痛。

叶泽轩接着说道:“所以我就借着送阿若回来,来给你说一下,咱俩可以谋划谋划。本来我还想叫文昊和秀秀的,但是我想了一路,这事搞不好会有抗旨的嫌疑,不能把文昊和秀秀牵扯进来。所以就咱俩吧!”

叶泽轩自顾自的说着,长孙思立却一直站在一边,看着长孙鹤扬脸上的瞬息万变。

更加笃定了长孙鹤扬知道叶寻幽要成亲的事情,因为若不是事先就知道,长孙鹤扬这会定会让王管家确认这消息的真伪。

“你想跟我谋划什么?”

“谋划,让新郎变成你啊!我阿姐今年也老大不小了,该成家了。刚好你喜欢她她也喜欢你,不如你把她娶了,我以后来你府里找阿若玩也方便。”

叶泽轩说着说着,眼睛里就布满了憧憬,仿佛那种生活就在眼前。

长孙鹤扬却嘴角挂着淡淡的苦笑,恐怕你去叫文昊和钟秀来,他们都不愿。他俩可是亲眼目睹着自己在婉君阁对叶寻幽的所作所为,尤其是钟秀呐......

想到这长孙鹤扬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啧!诶~,云行兄你先不要叹气啊,听我给你谋划,我都仔细盘算过了,目前有两个办法还算比较靠谱。”

“阿泽啊,如果有一天有人要伤害叶寻幽你会怎么办?”打断了叶泽轩即将要说出口的话,长孙鹤扬问道。

“我弄死他!要是我弄不死,就你来!”

叶泽轩回答的干脆利落,没有一丝犹豫。

“那如果那个人是我呢?”

叶泽轩听着这话,他没有开口去回答长孙鹤扬。他其实也很想去说,“是你也一样。”可是想到叶寻幽喜欢他,想到他是阿若的最重要的哥哥,叶泽轩就开不了口了。

“不会是你的。”叶泽轩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也拒绝去看的去长孙鹤扬的墨色眼睛,他觉得长孙鹤扬的眼睛暮就像一汪幽潭深不见底,察觉不到任何情绪。

这样的眼睛很可怕!

“臭阿泽,你快说你的谋划是什么啊!”长孙思立的声音适时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明明知道,心里明明知道自己的二哥哥一直都知道叶寻幽要嫁给别人的事情。但长孙思立因为不想看着长孙鹤扬与叶泽轩之间的产生缝隙,不想失去阿泽。

他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一脸好奇的询问叶泽轩他所谓的靠谱谋划是什么。

“噢噢噢!对对,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云行兄你打一个岔,把我都带偏了。这所谓的完美谋划就是,”

“不用谋划了,叶寻幽骗你们了,我知道这件事,一直都知道。”长孙鹤扬捏着手里的碎银,死死地捏在手心。

再一次沉默了,这次阿若都不知道说什么了。三个人就这么围着一张桌子相视而坐,一言不发。

叶寻幽要嫁给长孙景明了,按理是渊政王的人,而叶泽轩是叶寻幽的弟弟,理应也是渊政王的人。可长孙鹤扬如今是太皇太后身边的人,他若是与叶泽轩相交甚密的话,容易引起祸事。

“王婆婆,送客!”

叶泽轩还有话想问长孙鹤扬,只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却被长孙鹤扬这么一句话,送出了王府。

而一直安静旁观的长孙思立,目送着叶泽轩离开后,又回到长孙鹤扬身边。

努力爬上凳子,与长孙鹤扬平视,“二哥哥,你知道为什么不阻止呢?姐姐喜欢的人是你,如今被迫要与大哥成亲,怎么会开心呢!”

长孙思立煞有介事的说完,就跳下了凳子,径自会了自己的房间,留下长孙鹤扬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庭院里吹风。

而被王管家送出府的叶泽轩,他一个人走在路上想去消化尊逸王府的事情。可是却发现越想越令他生气,他并不像让这个情绪感染到叶寻幽,便没有立即回去叶寻幽身边。

他打算去找钟秀给她讲讲这件事,问问她的是怎么想的。

晃晃悠悠,终于算是晃悠到了古井食楼,钟秀就在人声烟火中摆弄着手中里的香囊。

“姑娘,这个香囊怎么卖?”

“哪个?”声音听起来甚是熟悉,应声抬头,叶泽轩就站在眼前。

看到钟秀,叶叶泽轩的心情才算好了一点,可是他没想到,钟秀说的话却让他的心情变得更糟。

“阿泽!你可算回来了,你不知道这些天,未白姐可是受了委屈了。前些天还感染了风寒,病了好久。”

“云行兄呢?我阿姐生病了,他没来照顾么?”

钟秀用一种极其厌恶的语气说道:“他!他来了啊!怀里搂着婵皙在未白姐门外亲亲我我,搂搂抱抱,恩爱死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jsziboLan.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