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搜搜小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jsziboLan.net
     搜搜小说 (第1/3页)
    

  

  这种庆幸的心理一旦过去,江珞安又忍不住责备起炎淼淼了。

  这次要不是他到处乱跑,还专门挑那种人烟稀少的地方走,怎么可能被贾联桀的人抓了回去。这次算是他运气好,可人的一生中哪有这么多次的好运气。徐牧原但凡再来晚一步,他就直接没命了。

  辛绾当着他们的面责备了炎淼淼一番,炎淼淼心中有逆反情绪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他已经这么大了,这不是他如此任性的理由。

  江珞安越想就越来气,但愿这次能够给炎淼淼足够的教训,看他下一次还敢不敢再这样乱跑了。

  她忍不住踹了踹好好睡着的炎淼淼,“快醒醒!”

  炎淼淼本身并不困,但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好不容易捡回了自己的一条命,高度紧张的精神一旦放松了下来,立刻就感觉到了十分疲倦。

  这里有一张这么柔软的床,不睡白不睡。几乎是刚一沾到枕头,他就睡了过去。

  梦中他被人各种踢踹着,就是醒不来。好不容易睁开了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江珞安充满着怒气的脸。

  炎淼淼吓得一个激灵,还以为自己仍旧在梦中。等到他反应过来之后,立刻变得又惊又喜。

  “你们过来了,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他还想着之后怎么才能回去呢,没想到他们竟然找到这里来了。

  江珞安没有好气的说道:“你还好意思这样说?要不是你到处乱跑,需要我们走这么远找你吗?这次玩大了吧,差点把自己的命给送掉。”

  炎淼淼心里也十分的委屈。他其实并没有想走远的,只是想去常去的地方散散心而已,谁能想就这样运气差的碰上了那些人。

  他转头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夕阳已经彻底落下去,外面的海水泛着一股深蓝色,时候已经不早了。

  几个人面临着一个选择。现在大船已经行驶出去不短的距离了,按照徐牧原原来的计划,本身这个晚上还要继续往前走的。

  但如果让他们乘着小船回去的话,夜晚的海面又不算安全,他也放心不下。

  毕竟这几个人都不是什么划船的老手,对于海上的事情了解的也不多。更重要的是,徐牧原好不容易见到了苏辰宇,还想趁这个机会多与他叙叙旧呢,可不想这么容易的就让他离开。

  “要不然这样,我让几个技术好的兄弟先乘着那艘小船回去报信,给炎夫人道一声平安。等到明天天亮了,你们再回去吧。”徐牧原想了想,觉得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江珞安也觉得这个办法可行。炎淼淼现在的状态并不好,在受了那么大的惊吓过后,连夜在海上赶路并不安全。

  “那行,你找几个手下先回去说一声吧。”

  徐牧原很快就让一个手下过去了,江珞安和苏辰宇留在屋子里面安慰炎淼淼。

  江珞安突然想到自己还有点儿东西落在那艘船上,没有带过来。那艘船是他们借的,到时候是要还回去的,还是先把自己的东西取回来再说。

  苏辰宇道:“那人现在应该已经驾着船离开了,你应该是追不上的。”

  按道理说确实是这样的,离刚才已经有了小半柱香的功夫,船应该早就开走了,但江珞安不死心的从窗户外面看了一眼。

  “?G,怎么不对劲,那艘船怎么还在那里?”江珞安眼尖地瞥到了那艘小船。

  自打他们刚才上了那艘大船开始,徐牧原的手下就拿着一根粗粗的麻绳那一艘小船系到了大船上面。这样大船在行驶的时候就可以带着这艘小船一起走了。

  从这艘大船下到小船上去也很方便,两艘船离的很近,就算不是修真人士,身手稍微好一点的普通人也可以做到。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他们怎么现在还没有离开?”江珞安一下子站了起来,“我过去看看。”

  那艘小船与大船上系的绳子不仅没有被解掉,甚至小船的船舱里面黑洞洞的,不像是有人在的样子。

  苏辰宇也跟着她站了起来,表情出乎意料的严肃,“我跟你一起去。”

  两个人没有通知其他人,直接跳到了那艘小船上。

  江珞安打燃了火折子,照亮了前方的一小片地方。

  刚钻进船舱里面,那个刚才被徐牧原派出去报信的人的尸体就躺在他们的眼前。

  周围有一阵细微的响动,江珞安下意识的往旁边看回去,只见周围的黑暗里面突然窜出了十几个人,显然是早早埋伏在这里的。

  看来这个报信人也是他们杀的。这个人刚一上船就遇害了,难怪两条船之间系的绳子都还没来得及被解开。

  这些人他们之前都没有见过,虽然每个都长得面目狰狞,但身手很一般,两个人很容易就解决掉了这些人。

  再从船舱里面钻出来的时候,江珞安心里面已经开始怀疑起徐牧原了。

  这艘小船离那艘大船那么近,如果徐牧原手底下的人站在大船上,很容易就能看清小船上面的动静,至少能够看到谁上了那艘船。

  但过了这么久,十几个人上船了,竟然都没有人发现,这实在是有些不合常理。

  如果这次上到船上来的不是他们两个人,其他稍微修为低一点的人,肯定在猝不及防之下是要受伤的。

  他们两人点亮的火折子倒是吸引来了徐牧原的手下。徐牧原走过来,也在奇怪这艘船为什么久久都没有开出去。

  看到他们两个从小船里面钻出来的时候,他还稍微惊讶了一下,“你们两个怎么上船去了,我不是早就派了人开着船去报信了吗?”

  江珞安掀起了船舱上面挂着的小帘子,里面的惨烈景象就映入到了那些人的眼帘。

  “这是怎么一回事,这些人又是谁?”徐牧原吓了一大跳。

  江珞安不冷不热的问他,“你认不认识这些人?”

  徐牧原满头雾水,“根本不认识啊。我的兄弟们都好端端的在船上呢。对呀,为什么刚才没有人看到这些人上船来?”

  苏辰宇突然开口说话了,“我刚才看那些埋伏偷袭的人身上的衣服都还没有干,他们应该是从水中上来的。这艘小船的船舱并不低,如果他们从稍远一点的地方过来,在水下避开大船上面巡视的人,趁他们不注意,从另外一面爬进小船的船舱里面也是有可能的。”

  江珞安这个时候也想起了这一点,这样倒是说得过去了。

  徐牧原瞬间就明白了江珞安她在想些什么,他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江姑娘实在是想得太多了,我既然已经改邪归正,就断然不会再做回以前的勾当。这些人应该就是其他的海盗,看到我的船之后,就有海盗从水底下游了过来,潜入到小船的船舱里面,估计想要趁着夜色摸进大船。不过看来他们还没有来得及行动,就被你们阴差阳错的给发现了。”

  苏辰宇也同意他这个说法,“他这种劫富济贫的手段确实断了其他不少海盗的生意,为了争夺这一片海上的势力,这种手段并不少见。”

  原来是这样,江珞安为自己刚才的多心感到愧疚。

  徐牧原道:“看来我和我的兄弟们千防万防,还是让那些海盗们钻了空子。既然他们已经派人到了那艘小船上了,看来另一支海盗的队伍离我们应该不远。今天晚上那些人是回不去了,明天估计还有一场恶仗要打。”

  既然有海盗在周围盯着他们,那继续派人回去给辛绾传递消息就有些不现实了。

  一个人驾驶着一艘小船划回去的话,很容易就会成为那一支隐藏在暗中的海盗们的目标。

  江珞安找了一张空白的符纸,画了一张传讯符,又把这张纸折成了一只小鸟的模样,给它上面输入了灵力之后,伸手放飞了这只鸟。

  这只纸折的小鸟就像是一只真的鸟一样,在江珞安的手掌心里面听留了片刻之后,立刻展翅飞向了夜空。

  “好了,我把消息传递过去了,不久之后他们应该就能收到。”

  辛绾和炎齐林按照之前江珞安的嘱咐留在了家里面。他们那时都不知道炎淼淼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万一真的有什么不测的话,江珞安担心对他们两个的打击太大,所以执意不让他们两个跟过来。

  辛绾在家里面如坐针毡,不断的回想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她破天荒的感受到了一丝后悔。

  眼见着天色越来越暗,可出去的那两个人还是没有消息传递回来,她心里面越来越慌张。

  炎齐林一直守在自己妻子的身旁。两个人成亲的事情都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现在却出了这么一档子事,谁的心里都不会好受。

  不知道等了多久,管家突然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手里还捏着一只黄色的纸折的小鸟。

  “老爷夫人,有消息了,终于有消息了。”管家激动着拿着这只鸟,顾不上什么礼节,直接闯了进来。

  辛绾和炎齐林一下子站了起来,迫不及待的展开了这张传讯符。

  江珞安的声音从传讯符里面传了出来。等听到儿子已经被找到,一点伤都没有受的消息之后,两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炎齐林一把搂住快要瘫软地坐下去的辛绾,小声的在她身边安慰她,“没事了,都没事了。”

  因为担心还有海盗会趁夜偷袭,徐牧原安排了兄弟能换着值夜,务必严密的监视着周围海面上面的动静。

  即便是这样,他也不敢彻底睡过去,还是坚持着不睡觉。

  江珞安和苏辰宇也跟着他一起在这里守着。江珞安对这些海盗的事情知道的并不算多,苏辰宇告诉她,能一下子派出去十几个人在那艘小船上面探路,如果不是那支海盗队伍的首领太过愚蠢的话,那就是他们的人数众多,完全不在乎死十几个人。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麻烦了。这说明这是一支很大的海盗队伍,以徐牧原的这点人手,很难对付得了。

  三个人快要熬到了天亮,江珞安实在是熬不住了,沉沉的睡了过去。

  苏辰宇让她躺在自己的腿上,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他一直保持着清醒,和徐牧原不断的讲话,让他也克服睡意。

  两个人聊了许多。自从上一次一别过后,两人已经有好些年没有见面了。徐牧原讲了讲他在海上劫富济贫的故事,苏辰宇说的最多的却是和江珞安有关的事情。

  最后连徐牧原也忍不住的打趣他,说他实在是太在乎江珞安了,几句话都离不开江珞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jsziboLan.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