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怎么才能看茄子视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jsziboLan.net
     怎么才能看茄子视频 (第1/3页)
    

  东方灼看到黑衣人进来,立马挡在陈梅的面前:“你们要做什么?”

  黑衣人先是看向陈梅,然后再看了东方灼一眼,就朝着他动手。

  两个黑衣人围攻东方灼一人,并不能占到什么便宜,忽然,他们将目标调成了躲在东方灼身后的陈梅。

  东方灼躲着两人的攻击,还要保护陈梅,渐渐有些吃力,东方灼一心想护着陈梅,难免被两个龌龊的黑衣人偷袭。

  他噗一下吐出了一口鲜血,陈梅看了心疼的紧,紧张的问道:“东方公子你还好吗?”

  东方灼用袖子将嘴一擦,冷笑一声:“我还好,你放心,只要我东方灼还在,绝不会让这些人伤害你。”

  他一边说着狠话,一边跟两个黑衣人打斗起来,但他刚刚受过伤,明显不在是两个黑衣人的对手。

  陈梅吓得不轻,心跳的飞快,她想救东方灼,于是便故意跟两个黑衣人说起了话,“你们是谁派来的?”

  黑衣人听到陈梅问话,只是冷笑一声:“楚大小姐不必知道是谁派来的,还请你自觉跟我们走一趟,否则这位公子性命不保。”

  陈梅和东方灼听了这话,都反应过来了,这些黑衣人是把她当成了楚文萱。

  东方灼刚要解释这不是楚文萱,就被陈梅打断了,她默认了自己是楚文萱:“好,我不问,我也可以跟你们走,但你们能不能放过这位公子?”

  听见这话,东方灼感动陈梅够义气,当即站到了她的面前,将她护着:“你们今日想要带走,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黑衣人见东方灼此人还是个硬茬,立马放了信号,又有两个黑衣人冲了过来,四个人联合起来,将东方灼左肩打伤,然后带着陈梅离开。

  陈梅见东方灼没有性命之忧,只是默默流泪,不再声张,她害怕将楚文萱引了过来,到时候楚文萱会有性命之忧,所以她选择替楚文萱承受这一切。

  东方灼见陈梅被黑衣人带走,便紧跟其后,穷追不舍,想要将陈梅救回来,黑衣人发现了他的目的,兵分几路走开,东方灼派出了自己所有的人手,追踪陈梅的正确方位。

  陈梅像一只小鸡一样被黑衣人拎在手中,她不说话,一脸的平静,反倒让抓她的黑衣人高看了几眼,一边走一边问陈梅:“你怎么不哭?怎么也不闹?”

  “哭?闹?有什么用?”陈梅只是冷笑一声,“你们要杀要剐都随你们的便,别恶心我。”

  黑衣人带着陈梅走进一处树林,将她放在地上,抽出腰间的刀子,指着陈梅,“呵呵,看来楚大小姐一心想寻死,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他就要朝陈梅动手。

  陈梅心中一紧,忙开口:“好,你想杀我可以,但是可以告诉我指使之人是谁么?”

  “这个楚大小姐就不必知道了,有时候知道的太多,会变成厉鬼的。”黑衣人并不想告诉陈梅背后之人是谁。

  陈梅料想如今楚文萱也算安全了,便用一直得意的眼神看着黑衣人:“怎么?你的主子没有告诉你,楚大小姐长什么样吗?你们根本抓错人了,我不是楚大小姐,我倒要看看你杀错了人,会不会得到惩罚。”

  “什么?你这个臭娘们,你敢骗我?”黑衣人甩了陈梅一个耳光,“你这个贱人,敢骗老子,老子这就将你先奸后杀。”

  说着,黑衣人就要解自己的裤带。

  陈梅担惊受怕了整整一天,又被黑衣人像个麻袋一样扛着走了许久,早已经筋疲力竭,听见这种话,更是气的不轻,急火攻心,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黑衣人见陈梅昏了过去,更加得意,开始疯狂的撕扯衣服,这个时候,东方灼赶了过来,见到这一幕,顿时大怒,提剑冲了过去,跟黑衣人打斗起来。

  这黑衣人原本正准备做坏事,被东方灼冲出来打断,心中很是愤怒,出招更是狠厉,东方灼的左肩受了伤,打斗起来不是很流畅。

  但他看见躺在地上的陈梅,身体里仿佛有了更多的能力,他用尽全力跟黑衣人打斗起来,发现这个黑衣人打斗的招式,像是军中所用的招式。

  他的心中立马有了一套格挡的方法,黑衣人难以讨好,东方灼趁机将他的手腕砍伤。

  手腕砍伤,黑衣人丢掉了武器,吃痛跪在地上,盯着东方灼求饶:“公子饶命。”

  东方灼提剑指着黑衣人:“说,你到底是谁指使来的?”

  黑衣人犹犹豫豫,不肯说,东方灼在他的左手臂上砍了一剑,“你说不说,你若是说了,我还能留你一命,你若是不说,我立马杀了你。”

  听了这话,黑衣人开始吞吞吐吐的说了起来,“属下是贺小姐派来的,她在明月楼被您伤了面子,临走前曾说过不会让你好过的,所以她派了属下等人过来,为的就是给你好看。”

  “你说谎,既然是针对我的复仇,为何又会对楚文萱下手?”东方灼觉着黑衣人说谎,立马在他的后背又划了一剑。

  黑衣人痛的额头淌下了冷汗,咬着牙齿对东方灼说:“是真的,但是大小姐打听到你和楚大小姐吃饭,便改变了命令,要求我们将楚大小姐一并除掉,最好是在先侮辱了她,再将她杀死。”

  东方灼想起这贺青玉从前跟睿晟的关系最好,想必除掉楚文萱,不过是为了讨好睿晟而已,他冷笑一声,“你这主子还真实一条衷心的狗。”

  黑衣人身上的伤口火辣辣的疼,哪里管的了这么多,点点头:“是是是,属下可以离开了吗?”

  他一面瞧着东方灼的神情,一面准备往后退去。

  只见东方灼挽了个剑花,“还想走?你以为你动了面前这个姑娘,还能全身而退吗?”

  黑衣人知道自己怕是要完了,起身就要跑,东方灼恨恨的盯着他的后背,用尽最后一口力气,将手中的剑插进了他的后心。

  只听噗嗤一声,黑衣人倒在地上,激起一片尘土。

  东方灼抽出自己的宝剑,咳了两声,吐出一口鲜血,走到陈梅的跟前,将她衣服拉好,将她抱在怀里,这才丢出自己的信号弹,叫了暗卫过来,将两人送回城里。

  楚文萱回到雅间,不见陈梅和东方灼,又见屋里有打斗的痕迹,很是着急,立马派出身边的人去查,但久久没有消息传回。

  没有消息传回,楚文萱也说不清究竟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忽然,她想起东方灼刚刚跟贺青玉发生冲突的时,据说贺青玉走之前还放了狠话。

  她心下着急,刚要命人去将贺青玉绑过来询问一番,就见东方灼身边的一名侍卫急冲冲的跑了过来,“大小姐,我家爷请您去梅园赏花。”

  侍卫的脸色明显不对,楚文萱当即明白,去梅园赏花只是一个说辞,定是陈梅出事了,她连忙起身,跟着侍卫去到梅园。

  这所梅园是东方灼的娘亲留下来的,东方灼身受重伤,陈梅狼狈不堪且昏迷不醒,自然不能直接带回城中,否则定会惹来无数麻烦。

  他深思熟虑之下,只好将陈梅带到了这所梅园里。

  楚文萱在路上已经了解到了陈梅被人掳走了,她到的时候,陈梅还在昏迷,东方灼刚包扎好伤口,俊俏的脸上挂着几条伤痕,看起来经历了一场鏖战。

  看见楚文萱,东方灼松了口气,对她说:“你还有备用衣裳吗?快给陈小姐换上,她的衣服……”

  楚文萱听了这话,心中一惊,快步跑进屋里,揭开被子,一眼看瞧见陈梅衣衫被撕毁的不成样子。

  这身衣服,明显是陈梅今日特意穿的新衣服,楚文萱明白她的心思,知道她是想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给东方灼。

  而如今,她正衣衫不整的躺在这里,一个姑娘衣衫不整,足以说明她经历了什么。

  楚文萱心中难受,自责自己没有看好表姐,若不是她自作主张要给两人独处的机会,今日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难过的默默眼泪,命白草将自己的备用衣服拿了过来,亲手给陈梅换上。

  换好衣服,她仔细帮陈梅掖好被角,出了里屋,问东方灼:“这是怎么回事?究竟是谁掳走了你们?”

  东方灼叹了口气,“是贺青玉,终究是我草率了,不该当众羞辱她。”他后悔的不是羞辱贺青玉,而是后悔这件事情连累到了陈梅。

  他也没有料到贺青玉竟是如此无耻之人。

  楚文萱觉着奇怪,“既是贺青玉,报复你就行了,为何要对表姐下手?”

  东方灼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看向楚文萱的眼神充满了犹豫,不知该讲不该讲。

  楚文萱何等敏锐,眼神凌厉的瞪向东方灼:“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隐瞒着我?若是因为此事,将来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你能承担后果吗?”

  东方灼觉着楚文萱说的对,点了点头:“是有所隐瞒,据我盘问得知,那蒙面人说,他们掳走陈梅,不过是将陈梅当成了你。”

  “什么?那你和表姐都没解释一下吗?这样表姐就不会有生命危险了。”

  “陈小姐不让解释。”

  什么?真相竟是如此?楚文萱完全呆住了,原来表姐是替她受过,她的心中顿时更加难受,眼泪哗啦啦的流,用手都擦不完。

  她从未想过竟是这种原因,她和楚文兰自小一起长大,处处对她包容宠爱,得到的却是她的憎恨和嫉妒,对于陈梅,不过是短短几年的相处,就能得到她以命相互,这是何等的情深义重?

  楚文萱既感激又自责,看向东方灼:“你就该早点告诉我的,我一定不会放过贺青玉的。”

  东方灼叹了口气,“并非是我不愿意说,只是你表姐这人品质高洁,明明知道对方认错了人,还是替你受过,她这份心思难能可贵,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或许,连东方灼都没有发现,他此时此刻的话语中,都是对陈梅的崇敬。

  楚文萱更加感激陈梅,心中越发痛恨贺青玉,咬牙切齿的说:“我一定会不能就这样放过贺青玉,我现在就命人将她抓出来打上一顿。”

  东方灼原本想要阻止,他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计划,足以让贺家身败名裂,整族都垮掉,但他更是明白楚文萱想要为陈梅报仇的心境,便将阻止的话烂在口中,任由她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楚文萱知道报仇不宜拖延,否则迟则生变,贺青玉此时一定认为自己受害了,所以很是得意,正是下手的好时机,她让白草挑了几个好手,将贺青玉绑出来,打一顿关上一日一宿,以牙还牙,让她也尝尝自食其果的感觉。

  这边,刚刚将白草打发走,里间就传来了衣料??的声音,楚文萱猜测是陈梅醒了过来,连忙跑了进来。

  陈梅醒来,看到陌生的环境,吓了一跳,正不知所措呢,就听见脚步声,她回头看去,双眼瞪得圆圆的,就像一只受惊的小白兔一般,看到楚文萱的那一刻,放声大哭起来,“文萱!”

  “表姐。”楚文萱奔向前,将陈梅搂在怀中,“表姐,都是文萱不好,让你受苦了。”

  陈梅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她闭眼以前,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亲人了,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但没想到还能见到楚文萱一面,她已经很知足了。

  想到自己已经被那黑衣人玷污,陈梅只觉着自己浑身上下都脏透了,从楚文萱的怀里钻了出来,抹着眼泪,“文萱,有人要害你,是你救了我吗?”

  “是贺青玉要害我,表姐替我受过了,谢谢你,但东方公子救了表姐,是他将你救回来的。”楚文萱如此说道,她还没有意识到陈梅的异常。

  听到是东方灼救了自己,陈梅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惨白,这时候东方灼走了进来,轻声说道:“陈小姐,已经没事了。”

  没见到东方灼还好,一见到东方灼,陈梅就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她想着自己衣衫不整,被那登徒子凌辱的画面被东方灼瞧见,就恨不得立马去死。

  心中积压已久的苦楚,燃烧了陈梅的理智,她噌的一下转头朝着床头撞去,大有一死了之的意味。

  楚文萱眼疾手快的将陈梅拉了回来:“表姐,你这是要做什么?”

  陈梅挣脱楚文萱,还要继续去撞墙,这时候,东方灼上前,将陈梅抱住,“陈小姐,有什么话,好好说,别想不开啊。”

  对于东方灼的触碰,陈梅就像是被火烫了一样,迅速躲开,眼泪哗啦啦的流,不愿多看两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jsziboLan.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